禁止掐尖招生升級 多地實施民辦學校入學搖號

廣告位

  “如果報民辦小學,搖號又沒有搖上的話,入讀公辦小學的資格就相當于降了一級,不一定能進得去了。”

  民辦中小學的“掐尖”招生,今年將進一步被禁止。

  近日,多個省市陸續發布了義務教育招生入學新規,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包括浙江、江蘇、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都明確,民辦學校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民辦學校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數的,所有報名人員全部實行電腦隨機派位錄取。

  2019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公辦民辦同步招生,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對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實行電腦隨機錄取。

  根據教育部發布的《201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18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民辦學校18.35萬所,占全國比重35.36%。

  公民同招已經在一些省市陸續執行,但對于大多數地方而言,“民辦學校超額100%隨機錄取”今年才正式落地,這一方式被家長們稱作“搖號”,意味著民辦學校的自主招生權限被壓縮。而傾向于選擇民辦學校的家長,或許將改變子女升學的決策。

  民辦校招生逐步收緊

  看到浙江省今年的“民辦學校超額100%電腦隨機錄取”政策時,家在杭州的吳小瑛(化名)感慨萬千。

  吳小瑛的兒子在去年順利考上了一所民辦初中,當時為了沖刺,她帶著兒子上了不少課外補習班。2019年,杭州民辦初中的自主招生比例占了40%,隨機錄取比例為60%。

  而近日發布的《浙江省教育廳辦公室關于做好2020年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要求,適齡兒童少年入學報名人數超過核定招生計劃數的民辦學校,符合條件的報名對象全部實行電腦隨機派位錄取,核定的招生計劃數全部通過電腦隨機派位產生。

  吳小瑛介紹,2019年,按政策規定,學校要先進行搖號招生,然后再進行自主招生,但事實上很多民辦學校在統一搖號前就會暗地里先組織一次面試或筆試。

  “面試或筆試之后,學校對部分優秀學生確定招收意向,但仍然會讓他們先去搖號,如果搖中了,只占用搖號的名額,從而保證生源質量。”吳小瑛介紹。

  按照浙江省2019年的規定,民辦義務教育學校除可組織面談、學習能力測評外,嚴禁組織任何形式的文化學科考試或變相考試,嚴禁與校外培訓機構等掛鉤組織考試、選拔學生。

  吳小瑛說,還是有很多“暗箱操作”。有的培訓機構會打著某民辦學校的名號,組織考試進行推優;有的民辦中學會直接和某些小學聯系,主動邀請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

  “去年4月,我們就開始到處投簡歷,偷偷參加面試和筆試,有時候一天要趕兩三場。筆試一般安排在晚上,規模不小,學校通知我們不要告訴別人,考試的時候什么都不用帶,人來了就可以。”吳小瑛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

  同樣是民辦學校質量突出的上海,從2018年開始實行公民同招。如果學生選擇報名民辦學校,但又未被錄取,可能面臨區內優質公辦教育資源已經錄滿的情況,從而不得不接受區內的統籌安排。

  有的家長擔心“兩頭不保”,直接轉投公辦學校,這帶來了“民辦學校熱”的降溫。根據上海市教委公布的數據,2017年上海小學升學登記人數16.77萬人,民辦學校報名人數為3.74萬人;2018年實行新政后,升學登記總人數為18.04萬人,而民辦學校報名人數僅為1.99萬人。

  一位上海小學生家長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那些非常堅決就讀民辦學校的家長,基本還是不會動搖。按照當年上海的政策規定,民辦學校可以通過活動考察、面談交流等方式,選擇符合條件的學生。

  到了今年,除了公民同招,民辦學校的“自主招生權”被進一步限制。近日發布的《上海市教育委員會關于2020年本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提出,民辦學校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數時由區教育行政部門實施電腦隨機錄取。

  “如果只能電腦隨機錄取,那就是說只能憑運氣了吧?”吳小瑛說。

  拼運氣還是學區房

  政策的變動,落到個體身上,會影響家長選擇學校、是否購買學區房等一系列決策。

  上海的一位家長果斷調整了計劃。她在幾年前就買好了學區房,但心儀的其實是附近一所民辦小學,打算先讓女兒試一試考民辦學校,如果沒考上,還有公辦學校保底。但現在,她決定直接讀公辦學校。

  吳小瑛說,“現在我身邊的朋友普遍是這么想的,如果對口的公辦初中比較差,還是會放手博一博去民辦學校搖號;如果對口的公辦初中比較好,就會直接讓孩子在公辦小學讀。”

  二者各有優劣。吳小瑛說,選擇初中學校時,往往還需要考慮3年后考高中的分配生名額問題,從這個角度看,以前是公辦初中更有名額優勢。但如果只按中考的裸考成績來計算,公辦學校中能夠考上全市前三所頂尖高中的學生較少。

  她說,身邊也有人在糾結,既想選學習氛圍更好、管理更嚴格的民辦學校,又擔心萬一“搖不中”,還回不去自己對口的公辦學校。

  另一位杭州家長楊晶晶(化名)正陷入了這種糾結。她的兒子將在明年入讀小學,一直計劃送到民辦學校,但最近了解到新政策后,全家人開始猶豫。

  “我們現在的學區還算不錯,如果直接讀公辦學校,屬于一表生(最優先級入學),肯定能進;但如果報民辦小學,搖號又沒有搖上的話,入讀公辦小學的資格就相當于降了一級,不一定能進得去了。”楊晶晶說。

  4月9日,杭州各區發布了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預警信息,多所小學和初中發布了“紅色預警”,對于小學而言,這意味著學區內適齡戶籍兒童人數達到或超過學區小學常態招生計劃數。

  事實上,自從去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以來,江蘇、浙江等地已經出現了“民辦學校100%搖號”的說法,家長們多少有些預期,轉而把沖刺民辦學校的精力轉向了學區房。

  吳小瑛說,有一個同事的女兒還在讀幼兒園,正在著手跨區買學區房;另一個同事,已經為小學五年級的兒子買下了一套800萬的學區房。

  推動生源均衡化

  為何實行公民同招之后,還要實行“民辦學校超額100%隨機錄取”?

  浙江省教育廳不久前關于今年招生入學方案的解讀稱,在義務教育階段,仍然存在一些地區和學校不注重內涵發展,千方百計變相“掐尖”招生,主要依賴優質生源打造所謂的“名校”的現象,打亂了正常的招生秩序,破壞了教育生態,加劇了社會的教育焦慮,甚至嚴重沖擊了公辦學校的辦學,不利于發展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質量,已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

  2019年5月,深圳知名民辦學校百合外國語學校組織了11104名小學畢業生到學校開展體驗活動,活動內容含有選拔性質的學科試題、考題材料。而在此之前,深圳曾發布“民辦學校與公辦學校實施統一招生平臺、同步招生,不得以面試、面談、人機對話、簡歷材料等任何形式為依據選擇生源”的規定。

  當年11月,深圳市教育局發布《關于深圳市百合外國語學校違規招生處理情況的通報》,認定了其變相考試和“掐尖”招生行為,取消了該校跨區招生的資格。

  有家長認為,“百里挑一”擇優招生的氣氛渲染,以及帶來的培訓熱、競賽熱,無一不在加劇家長與學生的焦慮。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向記者表示,在以升學為導向的評價體系下,加上教育資源不均衡,無論是學校還是家長,很難做到不焦慮。招生制度的變革將有助于推動教育均衡化,但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此次招生入學新政,對民辦學校影響有多大?上海證券的一份研報指出,民辦小學和初中無法再挑選生源,對于主要依靠提前“掐尖”招生獲取好學苗從而獲得高升學率的民辦學校有一定影響。生源均衡化后,民辦學校之間將更注重比拼教學、教研、管理等方面能力。政策也并非打壓民辦學校,而是促進公辦民辦學校協調發展,在削弱了民辦學校篩選生源的能力后,政策上給予補助扶持。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生源的均衡只是教育均衡的其中一個環節。真正要實現教育均衡,還涉及其他很多方面,包括政府的規劃、政策以及經費分配等。

  “除了招生環節,在同一個區域,所有的學校是否能夠被平等相待?包括政策、資金、師資等。要從各個環節著手,才可能達到教育均衡的整體效果。”儲朝暉說。 

 轉自21世紀經濟報道

為您推薦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10-56286760

在線咨詢: QQ交談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2013年旧版单机斗地主